北京安贞医院

4.jpg

“娃娃专家”的成长和梦想——房颤团队龙德勇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12

编者按:青年人才是医院的未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设立“吴英恺青年医疗科研基金奖”到2012年起连续六年每年送十名青年医生到国外学习,从大力支持青年医生参与青苗计划、培育基金到“首都杰出青年医生”评选,医院给每一位为事业奋斗、足够努力的青年人搭建成长的平台。在2018年科教工作大会上,医院从十个优秀的科研团队中评选出成绩突出的青年骨干各一名,表彰他们在团队中发挥的积极作用,激励他们取得更大的成就。本报特设“团队青年骨干”专栏,和青年医务工作者们交流、分享、勉励 、憧憬。本期专栏人物房颤团队龙德勇。

79期院报-印刷文件-91.jpg

龙德勇,医学博士,主任医师,43岁,专职从事室上速、室速、房颤、房速等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每年完成1600余例,为国内此领域个人手术例数最多的青年专家。

2003年,我如同无数追逐梦想的学子,满怀憧憬来到安贞医院,攻读博士学位。选择北京安贞医院,是因之前受安贞奠基者吴英恺院士生平的感染,了解到他在战火纷飞的岁月毅然投入祖国怀抱,为国家的医学健康事业贡献力量。虽然我只是一个小青年,但是他的家国情怀与我的内心又是那么契合。

进入安贞医院后,学习生涯繁忙而又充实。跟随我国房颤事业的开拓者马长生教授和董建增教授学习心脏电生理技术。印象最深的是,那时候安贞医院导管室少,我们要晚上十点后才能接病人做房颤。无数个日日夜夜,马长生老师率领大家挑灯夜战,这情景现在想起来仍历历在目,温暖而感动。马老师、董老师事无巨细,严格要求,手把手教我从穿刺血管开始。2008年9月,我独立完成了第一例房颤导管消融,从此跻身于当时国内最年轻的术者(当时国内能独立完成房颤导管消融的不超过20位)。同年12月底,一位在安贞进修的外地省级医院医生觉得我做的不错,向马老师提出邀请我去他们医院指导手术。记得当时我进入对方导管室时,当地护士长问随行人员:“请的专家呢?”旁边的人指了指我。当我更衣时,我听护士长说:“怎么请了个娃娃。”当天做了5台手术,都是一气呵成。后来跟护士长熟悉了,还经常提起这事。在我的协助下,这家医院成了所在省手术量最大的电生理中心,跟我合作的术者不仅成了我的兄弟,也成为所在地区手术量最大、最年轻的独立术者。几年来,我们都是这样传承、传播安贞技术、安贞文化,与业内同行一起成长。

我的老师所倡导的这种没有围墙的文化使我深受裨益,有了比其他人更多的成长机会。目前,我是中国心律学会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心脏学会理事。从事室上速、室速、房颤、房速等快速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每年完成1600余例,为国内个人例数最多的青年专家。在临床研究上,首次报道并证实了既往消融失败的房室旁路存在心房插入点远离瓣环的情况;首次阐明了左侧希浦系统的绝缘性传导特征及左室特发室速靶点分布特征;在国内率先采用左侧位无造影剂穿刺干性心包、行器质性室速心外膜标测及消融,例数及成功率均居国内前列;在国内率先采用三维超声指导复杂心律失常的标测及消融,是国内使用例数最多的术者;首次提出了心律失常的WiFo(Without Fluoroscopy,零射线、无辐射)术式, 90%以上的消融病例零射线、不穿铅衣,使患者和医生均受到较好的健康保护,所在团队完成了国内例数最多的孕妇零辐射快速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手术。在世界最知名的心脏电生理杂志发表论著多篇,获国家专利2项。参与或承担的国家级课题项目13项,参与的国产心脏三维电生理标测系统研发,填补了国内空白。

房颤已经成为心血管领域最重要的研究方向之一。论手术量,我们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房颤中心。正如我的老师马长生教授所强调的,我们的研究水平与我们的手术量还不匹配。所以,提升科研能力,临床和研究都要走到世界的前列,这是我们房颤团队的梦想,也是我个人的梦想,我相信,这个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图文/心内二科 龙德勇)